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学校体育是为了促进人的全面发展

《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出台,让一直为学校体育忧心忡忡、锐意革新的王登峰司长为之振奋。这位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深沉的眼神里闪烁着兴奋和喜悦。

王登峰司长认为,《意见》“具有里程碑意义”,目的在于立德树人、推动新时代学校体育为人的全面发展服务。

高境界的回归

王登峰司长说,《意见》的出台标志着中国体育面向本质的回归。

他说:“新中国成立之初,实行的就是全民的体育。其后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国家体育的目标锁定在为国争光,提高竞技水平。学校体育也受到很大冲击。我们的金牌越来越多,体质却越来越差。现在要回归到体育面向人人,每个人都要增强体质。从教育的角度来看,这更是高境界的回归。因为体育已经不仅仅事关体质健康,还能健全人格,这就回归到体育的本源上。新时代学校体育四位一体的目标中,更重要的是:健全人格、锤炼意志。这是一个很大的提升。”

王登峰司长认为,新时代的教育追求人的全面发展,体育起到基础性作用。他说:“教育是社会发展民族进步的基石。在教育里面,德智体美劳谁是基石?在我看来,体育是教育的基石。我们过去体育被严重忽视,没有看到它的育人价值。”

王登峰司长认为,学校要想培养出杰出人才,需要从做好学校体育、培养身心健全、富有创造力的学生开始。

社会资源融入学校体育

根据《意见》,“教会、勤练、常赛”,是新时代学校体育的关键内容。这对体育老师和场地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师资队伍与体育场地建设,是学校体育的两大短板。根据《意见》精神,将借助社会资源来解决这两大问题。对此,王登峰表示,学校体育将从社会引进教师、教练人才,未来学校体育场地建设将纳入当地社会的统筹安排。

王登峰司长说:“我们需要从社会上去吸引相关这方面专业技能人才,来充实到教师队伍里面。有些可能不适合当体育老师,可以做教练员。会有各种不同的实践方式。凡是有志于做这项工作的人,总能找到合适的角色。”

9月16日,教练员李久明(左一)在苏州太湖菱湖湾水上运动基地为苏州市吴中区临湖第一中心小学参加帆船帆板特色体育课的学生讲解驾船技巧

他说,一些地方和社会俱乐部合作,探索出利用社会资源进行体育教学的灵活机制。他说:“场地和师资的问题,可通过这样一种社会化的或者叫整体的规划来解决。将来地方政府要建的所有的体育设施,要把学校需求统筹考虑在内。”

对于《意见》要求保障学生校外1个小时体育活动时间的规定,王登峰表示这尤其需要校外资源提供助力。他说:“家庭社会都应该帮助学生实现体育锻炼的目标。具体做法可能就是体育作业。”

《意见》全部规定中,有多处明确涉及学校与校外的合作。王登峰司长表示,中国教育提倡老师、学生、家庭、学校、社会五位一体,新时代学校体育事业需社会各方勠力同心推动向前。

体育与升学挂钩

《意见》第12条规定中的一句话:“启动在高校招生中使用体育素养评价结果的研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对此,王登峰透露,关于体育纳入高考的研究已经启动,并将鼓励各地体育中考科学设置内容,拉开分数差距。对于练体育可能影响考试总分的说法,他说:“如果练体育能够让你多拿几分,那你不就去练习了吗?”

王登峰司长此前曾多次强调,如果不能激发孩子参与体育的内生动力,相关各方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有可能付诸东流。若如此,《意见》的贯彻落实也将受到影响。

他认为,激发学生参与体育的内生动力途径有两条。一是要通过“教会、勤练、常赛”这一新时代的体育教学模式,让孩子体验到参与体育的快乐。他说:“当我们转变了对体育课的要求,它本身就能够激发你的内生动力。”

第二个途径就是体育与升学挂钩。王登峰司长说:“现在很多人说:怎么把体育也变成应试教育了?我们的体育考试是‘对冲’那些应试教育的负面影响,产生的就是正面的影响。你通过训练比赛,提升了身体素质,培养了健全人格,文化课分数也提高了。这还是应试教育?这都是用应试的手段,实际上推进的是素质教育。”

说到这里,一直语调平缓的王登峰司长猛然皱紧了眉头:“我们一直强调要把体育当作一门课,当作一门正经八百的课来看待,不要把它看成可有可无。你要是擅长就玩一玩,不擅长就不玩了。那怎么行!?”